七星彩

             技术服务
手机:18140203169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静安路1号98-1-116号

详细内容 你的位置: 首页 > 技术服务 > 技术服务  

猪圆环病毒病(PCVD)概况


来源:中国兽药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3/1/10 0:00:00     点击率:62

猪圆环病毒病(PCVD)概况

简介

2004年底开始,尤其是2005年初以后,魁北克的仔猪断奶后多系统衰弱综合征(PMWS)病例急剧增多。同时在多伦多,以及稍后在北卡罗莱纳,都出现了相同的现象。在本文当中,我试对这种PMWS病例急剧增多的原因以及如何控制损失的问题进行探讨。同时,我还就其它几种可能和猪圆环2型病毒有关的疾病做了简要介绍,并对这种病在欧洲的情况与加拿大东部和美国的情况之间的相似点和不同点进行了比较。

什么原因导致了PMWS/PCVD/PCVAD

 断奶后多系统衰弱综合征PMWS)这个名词在欧洲已逐渐被猪圆环病毒病PCVD)代替,在美洲则被猪圆环病毒相关疾病PCVAD)代替。之所以改变名称,原因包括:1)衰弱的症状并非猪圆环二型(PCV2)病毒病所特有;2)与PCV2病毒有关的疾病除了PMWS之外还包括其它的疾病;3衰弱一词会给养猪业在公众眼中的形象,以及公猪对猪肉安全性的理解带来负面影响。第一步,最好先研究一下PCVD的致病原因。对此,目前有两种观点,仍在争论。有人认为:(1PCV2病毒是PCVD的致病原因,但生产条件下其它许多因素或病原会显著影响这种病造成的损失,也有人认为(2)导致这种病的真正元凶是某种目前尚未发现的病原,姑且称为病原X。出于三方面的原因,我支持第一种观点。第一,来自四个不同国家的若干个研究团队已经在试验条件下仅用PCV2一种病原再现出PCVD的临床症状、典型组织学损伤和类似的死亡率(Reynaud等人,2000Harms等人,2001Bolin等人,2001Ladejaer-Mikkelsen2002Okuda等人,2003Pogranichniy等人,2004Opriessnig等人,2004)。其次,许多不同的研究都发现,PCVD的严重程度和患猪血液、组织当中的PCV2病毒水平呈正相关(Harms 等人,2001Bolin等人,2001Ladekjaer-Mikkelsen等人,2002Okuda等人,2003Olvera等人,2004Green等人,2005)。第三,从疫苗的保护效果来看,到目前为之,无论是商业性疫苗还是试验性疫苗,在许多情况下,仅含有PCV2病毒抗原的疫苗即可针对PCVD提供良好的保护。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生产条件下PCVD当中起作用的就只有PCV2这一种病原。我们已经知道,猪繁殖呼吸综合征(PRRS)病毒、细小病毒以及猪肺炎支原体这三种病原可在试验条件下诱发PCVD临床症状,和/或是PCVD病情加重。因此可以肯定,在PCVD当中起作用的还包括其它病原,其中有的病原可能还没有发现。持第二种观点,也就是认为PCVD的病原是某种尚未查明的病原X的观点,其论据在于,到目前为止,北美所有检测过的猪场都存在PCV2病毒感染,而发病的猪场却只有一小部分。所以,如果说PCV2PCVD的病原,那为什么那么多存在感染的猪群没有表现任何症状?而且魁北克所有经过检测的猪场2004年以前就已经感染了这种病原,为什么一直没事,到2004年底却突然发病?在我看来,主要有两种可能:要么是PCV2病毒发生变异,形成了毒力更强的毒株,要么是出现了某种新的病原,这种新病原诱发了PCV2病毒问题。 Opriessnig等人(2006)的试验显示,PCV2的毒力在不同分离株之间是有差别的。该项研究重,一个分离株造成的外观和显微损伤比另一个分离株要严重。PCVD最近两年里在加拿大东部地区呈急剧上升态势,其发展蔓延在时间顺序上是与这些病例中分离到的PCV2毒株的变异相关的(Carman等人,2006)。Timmusk等人(2005)最近在瑞典的研究显示,健康猪体内分离到的毒株与病猪体内分离到的毒株不论在核苷酸水平上还是在氨基酸水平上都存在差别,这些差别可能是造成毒力差别的原因。然而其它的研究未能发现发病猪群中分离的毒株与健康猪群中分离的毒株之间的显著差别(Larochelle等人,2003de Boisséson等人,2004Grierson等人,2004)。至于我们如今在北美遇到的疫情当中PCV2毒株变异毒力增强的因素到底起了多大的作用,这仍然是一个有待进一步研究的主要问题。

PCV2病毒是怎样传播的?

下列信息可以帮您理解PCV2的传播途径:

  l  有报导称该病毒可经鼻、眼分泌物、尿、粪和初乳排出体外。

  l  精液里也含有该病毒,而且有人发现公猪持续排毒至少24周(McIntosh等人,2005);然而关于人工授精在这种病毒传播当中所起的作用,目前还不清楚。

  l  该病毒在环境中生存能力非常顽强。

  l  试验条件下,该病毒可经鼻腔接种、口腔接种、肌肉注射以及子宫内接种感染。

  l  试验条件下感染之后,有的动物携带时间可长达125天(Bolin等人,2001)。

  l  无症状猪群中的个体如果与发病个体接触,或饲养在发病个体附近,就会发病(Kristensen等人,2004)。

  l  该病毒可垂直传播,并且可导致急性的繁殖问题,尤其是在新建猪场当中;不过这种情况不常见;有数据显示PCV2病毒可能会造成慢性繁殖障碍,但也有数据显示繁殖障碍与这种病毒无关,这也是一个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领域。

  l  不同猪场之间,甚至相同的猪群内部,都可以分离到基因型不同的毒株(Allan G,私人信函,2005)。

  l  早期对其它物种进行的试验表明,其它动物,例如牛、马甚至人类,都可以感染这种病毒。近期的研究未能在人类、马、牛、羊、狗、猫、鼠和禽类身上检测到该病毒的感染(Rodriguez-Arrioja等人,2003)。然而,在试验条件下,某些鼠类可感染这种病毒,发展成病毒血症,并出现组织损伤。

  l  有人怀疑某些饲料原料,比如喷雾干燥血浆粉,可成为猪群感染该病毒的潜在传染源。最近的试验当中,对6份喷雾干燥血浆粉样本进行了聚合酶链式反应(PCR),其中5PCV2病毒为阳性。但这些样本中的病毒无法成功培养。这可能说明样本中该病原已经死亡,或检测手段不够灵敏无法检测出病毒,或者血浆本身对该病毒的毒株存在抑制作用。

如何控制PCVD

1997PCVD首次见报以来,已经出现了不计其数的各种建议,告诉人们怎样降低PCVD造成的损失。还是那句话,有的管用,有的不管用。就目前情况来看,尽管以后可能改变,最有可能解决或改善PCVD问题的要点包括:血统更换、免疫接种、改善管理、血清疗法、控制其它能够诱发或加种PCVD的其它疾病,例如蓝耳病,以及清群重畜。

血统更换

Desrosiers2006)检视了遗传因素对这种疾病的影响。结果显示,PCVD抵抗力在不同的品种、品系或杂交组合(特定父系与特定母系杂交的后代)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目前根据初步掌握的信息来看,长白品种,或者说部分长白品系,对PCVD的易感性更高,而皮特兰和汉普夏品种,或者说这两个品种当中的部分品系,对PCVD具有更高的抵抗力。但由于相同血统的相对抵抗力数据并不一致,而且选择种猪的时候还有其它许多重要因素需要考虑,因此在决定更换种猪血统之前最好谨慎考虑。不过在我看来,血统更换仍然是这种病最好的控制方法之一。

免疫接种

在德国和法国,有一种母猪用PCV2疫苗已经出现两年了。法国的一项研究显示,在使用疫苗的15个猪群当中,断奶至屠宰的平均死亡率从11.0%下降到7.7%(Auvigne等人,2006)。德国的一项研究显示,在使用疫苗的38个猪群当中,断奶至屠宰的平均死亡率从28.7%下降到17.9%(Joisel等人,2006)。这两项研究当中,都是拿使用疫苗之后的数据和之间的数据进行对比,而不是并行对比试验,因此有可能即使不使用疫苗死亡率本来就会下降。不过,根据我从法国的几位养猪业同仁那里得到的信息,疫苗接种常常能够起到降低PCVD疾病损失的作用。从去年春季开始,在加拿大也能搞到这种疫苗。尽管这种疫苗通常都能收到效果,但也存在即使接种了疫苗仍然遭受很大损失的情况。尤其是发病日龄较高的情况下,比如12-14周龄,更是如此。究竟这种疫苗能不能保护晚期感染的猪只,这的确是一个头疼的问题之一。我们都容易理解,仔猪从初乳当中获得的母源免疫保护可持续到断奶阶段,那么如果母源免疫保护消失之后发病该怎么办?这个问题在我们魁北克尤其重要,因为这里大部分病例都发生在肥育猪场。在这些晚发病的猪群当中,有的接种疫苗后确实收到了较好的效果,但其它猪群的接种效果还不够好。不过现阶段的结果还比较初步,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评估这种疫苗的价值。同样,加拿大和美国在生长猪身上使用的灭活疫苗也取得了一定效果。截至目前为止收集到的生产信息显示,有的猪场接种之后疾病损失得以降低,还有的猪场接种之后消除了PMWS疾病。事实上,魁北克有些猪场接种疫苗之后生产性能甚至恢复到比暴发PMWS前更高的水平。对这种现象的可能解释是,PCV2病毒可能在PMWS大规模暴发之前就已经开始给猪场造成损失了,只不过人们尚未察觉。我常被问及一个问题,选用哪种疫苗更好?母猪疫苗还是生长猪疫苗?如果仅从药效来看,到目前为止,生长猪疫苗更占上风。其免疫保护看来更彻底,有效的案例更多。我最近碰到过这样的案例,母猪接种之后产下的仔猪仍然发病,但给这些仔猪接种疫苗之后病情却得到缓解,损失也得以降低。可是别人告诉我,母猪接种后所产的第一胎仔猪的保护效果不是最好的,但此后随这时间推移会越来越好。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要想在加拿大对这两种疫苗进行全面的比较,至少还需要若干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管理

和大多数其它疾病一样,管理的改善可预防或减轻PCVD问题。有个法国的科学家,François Madec博士,提出了20条管理原则,许多猪场实施这些管理原则之后疾病损失得到缓解(Madec等人,1999):

产房

清空粪沟,并清洗消毒;冲洗母猪,针对寄生虫进行治疗;寄养,尽量避免,除非绝对必要,而且只对产后24小时之内的仔猪进行;遵循胎次级别;严格执行免疫接种计划 。

断奶舍

采用小型栏位,栏位间采用实墙隔断;清空粪沟,清洗消毒;降低饲养密度(3/m2);增加料位(7cm/头);保持良好的通风;保持良好的温度条件;不同批次之间不混养(每个猪舍只养一批猪)

肥育舍

采用小型栏位,栏位间采用实墙隔断;清空粪沟,清洗消毒;0.75m2/头;温度、通风符合规定;不同栏位的猪不混群;不同批次的猪不混养

其它措施

根据猪只的表现观察舍内的气流是否不合理;严格的卫生规范(断尾、断齿、趋势、注射...);尽早将患猪转到护理栏。

可见,上述原则基本上都是一些良好的管理措施。有的原则在我们北美的饲养系统中较难实现(例如多场式生产系统)。然而在法国,据信这些原则实施得越多,降低PCVD方面损失的可能性就越大。 不同的专家提出了其它的许多控制PCVD的办法。这些办法包括:减少断奶仔猪和肥育猪的购买来源;对疫苗和免疫程序的效果进行再评估;采用杀灭PCV2病毒效果好的消毒剂(例如:速可净);成批分娩,每234周甚至5周分娩一批;断奶舍部分清群;生物类黄酮、维生素E和硒、抗氧化剂、粉料、增大饲料颗粒、限制饲喂、不要在转群之后更换饲料、增加日粮营养浓度;不设护理栏,患猪要么安乐死,要么转到别处去;延长断奶日龄;对乙酰氨基酚、阿司匹林、氟苯尼考、替米考星;封群;采取措施改善初乳摄入;所有新生仔猪出生后24小时之内仅从生母猪哺乳。要把这些办法都列出来似乎永远也列不完。很多办法的效果不确定,而且常常是令人失望的。然而,确实有证据显示,管理措施和感染压力对结果有很大的影响。例如,Boivent等人(2005)报导,同一个种猪场为两家断奶肥育猪场提供仔猪,其中一家就出现了严重的PCVD疾病,而另一家则一点问题也没有。

血清学疗法

首先提议通过血清学疗法来预防PCVD损失的是Ferreira等人(2001)。从曾经发生PCVD并且已经康复的即将上市的肥猪身上提取血清,在33日龄时给仔猪注射20ml这样的血清。试验结果非常出色(死亡率15.%相对4.9%;18.5%相对2.7%,17.9%相对2.8%)。很多其它的国家,象西班牙、英国、捷克共和国和加拿大蹬,也采用了血清学疗法的改良方案,多数情况下是减少了血清的用量,取得了成功的结果。但这中方法实施起来比较困难,并且会带来其它风险。魁北克省实施这种方案的总体效果就没达到预期标准,除少数情况例外。

其它疾病的控制

其它疾病,尤其是蓝耳病,要么会诱发PCVD问题,要么会是病情加重。在魁北克,PCVD造成的损失在蓝耳病阳性的猪群当中要比蓝耳病阴性的猪群高得多。蓝耳病阴性猪群当中,死亡率通常不超过10%至15%,而在蓝耳病阳性的猪群当中,有时死亡率甚至会高达50%,甚至更高。此外,感染试验也显示,PCV2病毒和蓝耳病毒同时感染时造成的死亡率远远高于其中任何一种病毒单独感染的情况(Harms等人,2001Pogranichniy等人,2004)(猪瘟除外)。因此控制其它疾病感染是非常重要的,这些疾病感染可能会使PCVD问题更加严重。这些疾病包括地方性肺炎、猪流感和细小病毒等等。

清群重畜

Hassing等人(2004)报导,在丹麦有六家猪场进行了清群、清洗、消毒并空舍3-4周,然后重新从不存在PCVD的猪群引入新猪,其中五家通过这种方式消除了PCVD问题。第六家猪场重畜三个月之后又出现了PCVD。但这家猪场重畜过程中用的还是以前的猪源。Gresham等人(2003)也报导,三家猪场彻底清群再从无PCVD的猪场重新引入种猪之后,PCVD就没有再出现过。可见,清群重畜的方法可以成功地控制PCVD问题,可以考虑实施。但需要注意,我们目前对这种疾病流行病学的了解还不是很透彻,因此在实施清群重畜这种成本高昂的措施之前,一定要慎重考虑。2004年底以前魁北克很少有猪场存在PCVD问题;而2004年底之后突然出现了很多,至今为之我们仍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没有其它疾病和PCV2病毒有关?

Desrosiers20052006)发现有几种疾病与PCV2病毒之间存在潜在关联。这些疾病包括猪皮炎肾病综合征(PDNS)、母猪繁殖问题、公猪不育、猪呼吸道疾病(PRDC)、肠炎、坏死性淋巴结炎、多病灶间质性肾炎、坏死性气管炎、增生性坏死性肺炎、肝病、心肌炎与血管损伤、骨骼肌坏死、胃溃疡,以及先天性震颤。过去几年当中,与PCV2病毒相关的疾病显著增多。事实上,除上述疾病之外,可能还有更多的疾病或多或少与PCV2病毒有关。例如,法国的一些兽医相信,耳部坏死可能与PCV2病毒有关。此外,还有报导称PCV2与猪流行性腹泻(PED)和渗出性皮炎之间存在着潜在关联。 当然,PCV2病毒在这些疾病当中扮演的具体角色还有待进一步研究,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以前称为断奶后多系统衰弱综合征(PMWS)的病并非PCV2导致的唯一一种疾病。

欧洲、加拿大东部和美国之间PCVD疫情的相似点和不同点

各国诊断出PCVD之间存在着一些共性。事实上,根据PCVD的定义,要做出确诊,必须满足下列条件:

  l  消耗性体质

  l  组织学损伤包括淋巴缺乏、肉芽肿性炎症、有时可见包涵体

  l  损伤组织中发现PCV2病毒

    从临床症状来看,这种病总是会表现消耗性体质,且传统疗法无疗效。其它临床症状包括腹泻、皮肤苍白以及呼吸沉重等,视病情轻重具体表现会有不同。最常见的剖检症状包括肺萎陷异常、淋巴结肿大、肾肿大,淋巴结和肾脏要么比正常的大,要么有白色小点。淋巴结和肾脏的病变尤其典型。还可以发现很多其它的损伤,但这些病变在不同病例之间变化很大。没有一种病变是所有PCVD都会表现的,因此要想确诊,需对若干头典型患猪进行剖检,以便找到典型的病变。最终确诊需要在试验室对PCV2病毒进行检测(通常进行组织病理学试验,以及免疫组织化学试验或免疫荧光试验)。 这种病在各国的发病表现有所不同。加拿大西部地区最先见报的时候,PCVD主要影响自繁自养式猪场,发病周龄在6-8周(Harding1997Harding等人,1998),常见黄疸。而猪皮炎肾病综合征(PDNS)当中典型的皮肤损伤并不常见,早期的报导中根本没有提到这条症状(Harding1997Clark1997Harding等人,1998)。当这种病在欧洲暴发时,发病周龄主要是8-12周(Madec等人,1999),这主要说的是法国和西班牙。2003-2004年丹麦对74个有PCVD的猪群和74个无PCVD的猪群进行了一项研究,多数发病都在断奶后4周之内,平均断奶后30天发病(Nielsen等人,2006)。发病猪场与无病猪场的死亡率差别主要体现在断奶阶段(11.2相对于3.1%),肥育阶段死亡率差别较小(5.2%相对于3.2%)。在欧洲的病例当中,黄疸的症状并不常见,而皮炎肾病综合征的典型损伤在PCVD发病猪群当中却比较常见。在英国,PCVD暴发初期皮炎肾病综合征的诊断比例高于PCVD。如今在欧洲各国,比如英国和西班牙,这种病的发病周龄有推迟的倾向。 2004年底、2005年初,该病在加拿大东部大规模暴发。病情有时会出现在断奶阶段,但更多是发生在转入育肥舍3-4周之后,大约在12-13周龄。在有的猪场,出现临床症状的时间甚至更晚,要到17-19周龄。黄疸很少见,诊断出PCVD的猪群中皮炎肾病综合征的症状很常见,但并不是每次都有。我们这里的病例当中有一些古怪的特点,包括严重小叶间水肿的发生频率升高,偶尔还可发现脾脏出现梗塞,这种损伤基本上是猪霍乱的确诊症状,而猪霍乱是一种必须申报的疾病,我们当然不希望望这种病出现在我们国家。在发病日龄和临床表现方面,北美的报导与加拿大东部的情况基本相同。然而,最近HenryTokach2006)报导,堪萨斯州的PCVD病例中30%的死亡猪只表现了皮炎肾病综合征或牛眼形皮肤损伤,并且耳尖坏死的比例增多。如前文所述,法国的一些兽医相信,当猪群出现PCVD时,会有更多的猪表现出耳部坏死的症状。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个现象在加拿大还不明显。 Camille Moore博士200515月间在魁北克的肥育猪群中进行了一项研究,对该病的流行情况以及严重程度进行评估。研究中还引用了2004年的数据作为对比。2004年的平均死亡率为5.2%。试验样本总共来自245家猪场,猪场既包括育肥猪场,也包括自繁自养猪场。2005年的研究中观察到下列现象:

  l  56%的猪场存在PCVD

  l  平均死亡率为7.6%,比2004年上升2.4

  l  仅有PCVD的猪场死亡率为5.7%,既有PCVD也有PRRS的猪场死亡率为10.1

  l  自繁自养猪场中生长猪的平均死亡周龄为12.9周,育肥猪场为14.8周。

    该研究未涉及断奶猪的情况。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育肥场的死亡高峰比自繁自养场出现得晚。不过需要指出,2004PCVD问题出现之前就观察到这种现象,育肥场的死亡高峰比自繁自养场晚两周。 Segalès2006)报导了当前欧洲各国PCVD疫情的区别。总的说来,多数国家的情况比以前有所好转。然而,各国因PCVD造成的损失评估有时比较困难。比如,与法国几位兽医专家和学者的沟通显示,那里的临床发病情况已远不如几年前严重。但是根据官方的数据,与PCVD问题出现之前相比,如今断奶阶段和肥育阶段的死亡率还是高很多。 流行病学研究显示,在潜在风险方面,不同国家得出的结果也不一样。例如,在英国,Cook等人(2001)和Green等人(2005)的研究显示,距离PCVD感染猪群越近,感染的风险就越大。与之相反,Enøe等人(2006)最近在丹麦进行的研究则发现,与感染猪群的距离并不构成显著风险。其它疾病例如蓝耳病的影响方面的研究结果也不是很一致。根据Green等人(2005)、Larochelle等人(2003)和Meerts等人(2004)的研究,蓝耳病对PCVD发病的影响并不显著,而其他人(Rose等人,2003de Jong等人,2005)的研究则得出相反的结论。如前文所述,在魁北克,蓝耳病阳性猪群的损失常常高于蓝耳病阴性的猪群。有一个小型猪场,该猪场蓝耳病状态一直是阳性,在只有蓝耳病的情况下,该猪场肥育阶段死亡率为3.5%左右,而在混合出现蓝耳病和PCVD问题的五个月当中,肥育阶段死亡率却升至30%以上。

结论

PMWS/PCVD/PCVAD这种病给世界许多地区的养猪生产者带来了严重的损失。尽管以前很长时间里北美地区一直没有出现这种问题,但最近也出现了,而且有的地方损失高得无法接受,必须采取措施加以解决。本文对各种控制方案进行了简要讨论。我个人认为最好的两个方法是血统更换和免疫接种。有些品系或杂交组合对PCVD的抵抗力显然比其它品系更强。疫苗接种的初步效果也令人鼓舞。现在看来,针对PCV2病毒相关问题找到有效的可行的控制方法是有可能的。

 

本文来源中国兽药信息网,作者:Robert Desrosiers,加拿大